年终了,我做个总结叭。

我不算太好的人,今年只发了十五篇正式的文,其他的都是胡言乱语的喜欢和赞美。谢谢所有愿意关注我的人呀,拙笔落下的文字能得青眼,实在是很庆幸。

今年有很多梗想写,那就留到2019叭。

2019,希望我的文风能沉淀下来,希望可以变得成熟,希望我的文字也可以给别人带来感动。

2018学会了开车!以后就可以情到深处啦!

2018收到了理想高中的录取书。

2018年认识了好多非常非常喜欢的太太。

2018真幸运啊。

2019也还是要继续喜欢公子扶苏和叶修!

再见啦,2018,2019在等我鸭!

[叶周]Make love .

完整版在这lo

来点叶周黄色吗

——

  一

  

  性,性是什么。

  及时行乐、颓靡快活,横冲直撞、蛮不讲理。

  周泽楷说不上多喜欢,性这档子事,做之前想得厉害,做完了又觉得无趣。

  他很少和谁发生关系,他并不热衷,除非定期发泄。

  娱乐圈很少有人不知道周泽楷,十八岁因为一部电影一炮而红,二十三岁拿了影帝。

  年少成名。

  性向也不知什么秘密,圈里人都知道他喜欢男人,床伴都是一夜情人,只找年轻漂亮安分的男孩,露水姻缘,此后再无瓜葛。

  圈里TOP少,0号个个想跟他约一炮,谁承想周泽楷每天片场发布会连轴转,连找人上床的功夫也没有。

  周泽楷忙过了阵子...

Make love .

完整版翻合集下一章ho
——

     性,性是什么。

  及时行乐、颓靡快活,横冲直撞、蛮不讲理。

  周泽楷说不上多喜欢,性这档子事,做之前想得厉害,做完了又觉得无趣。

  他很少和谁发生关系,他并不热衷,除非定期发泄。

  娱乐圈很少有人不知道周泽楷,十八岁因为一部电影一炮而红,二十三岁拿了影帝。

  年少成名。

  性向也不知什么秘密,圈里人都知道他喜欢男人,床伴都是一夜情人,只找年轻漂亮安分的男孩,露水姻缘,此后再无瓜葛。

  圈里TOP少,0号个个想跟他约一炮,谁承想周泽楷每天片场发布会连轴转,连找人上床的功夫也没有。

  周泽楷忙过...

叶先生。


这世界颓靡狂乱,你却始终热忱、坦率、所向披靡,信仰不衰。


我爱你并不因为你荣耀加身。


你的灵魂有足够的吸引力。

那时秦国尚且是秦国,群雄逐鹿,诸侯争霸。


他看着年轻的秦王,低低地笑。


“父亲要这中原姓秦,交给我便是。”


“父亲且允我带兵,待我凯旋。”


那时正是,意气风发,鲜衣怒马。

秦王总是想着,等他再大一点吧。


再大一点,能经得住江南的凄风冷雨,挡得了江北的寒风暴雪。


再大一点,长成经天纬地、鲜衣怒马的王家少年,提得起剑,喝得下血,扛得住江山万万重。


他总是想,等他再大一点吧,他再为他挡挡风雨,再大一点吧。


可秦王终究没舍得让他尝尝鲜血淋漓的滋味,这风雨一挡,就是十几年。


秦王想,那我就再替你挡几年风雨吧,到地下,你再长大点,再大一点。


可他终究没等到。

他握着剑柄,剑指楚王都。


“杀。”

那天起了大雾,分明是正午,空气却缠绕着吐出阴冷的、令人不适的暗色。


他长剑负于身后,腰间佩饰解下了,只着了一身单衣。长发是散着的,眼里分不清是怒是悲。


“大秦……”他良久吐出一口气,眼前升起白雾。


大秦。

他的国。


气数尽了。

扶苏是一腔悲壮的英雄情怀,他站在历史那汹涌而来滚滚东逝的长河边,身前是海崖,往前一步就沉入无尽海;身后是大江,片刻犹豫就被江水推入未知的、象征着死亡的将来。

那呼啸的海风、江边吹得衣角猎猎作响的狂风,仿佛下一秒就能把他推入深渊。

可他选了第三条路。

其实没有人爱我.

© 景行|Powered by LOFTER